荀千叶了个千叶

主全职,很杂食【全性向+一点洁癖+基本可拆不逆】慎fo,话废,但是很渴望有小伙伴来找我玩耍的!
吃很多热cp和冷cp!特别喜欢王喻了!王喻is RIO!
大本命我杰希
二本命我乐哥
三本命我锐锐
四本命我沐沐
头像来源于可爱的陆离太太~

我又双叒叕做了冲破次元壁的梦😂,这次是梦到和可爱的花花一起吃饭。我特意买了个锅来招待她,和她一起煮东西吃,其他的不记得了,只记得最后我俩一起煮了很多豆腐和西洋菜☺敲好吃!

可爱的小江,十六岁生日快乐!抱歉今年木有贺文😭最近太忙了,脑壳痛,写不出


【王喻】当我们讨论赏金猎人的时候可以知道什么?

13:00,喻文州视角,西幻paro,赏金猎人王x酒馆主人喻

荣耀属于虫爹,欧欧西属于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

喻文州第一次见到王杰希是一个平常的上午,那个时候喻文州有点累,在自家小酒馆的桌子前打盹儿。

“两杯啤酒,多加冰,谢谢。”突然,一个低沉的男声灌入喻文州的耳中。

喻文州显然是被吓了一跳,他一抬头,撞上了王杰希的大小眼,猛地往后一退。

王杰希OS:???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?

喻文州很快平复下来,说道:“抱歉,我马上去给您倒酒。”

然后,把酒端来后,喻文州趁着王杰希慢条斯理地喝着酒,一面打量着王杰希其人:虽说现在的荣耀大陆特别多元化,但像王杰希这样戴着西部牛仔宽檐帽,穿着马靴的复古人士还是不多见的。

“cosplay爱好者?”喻文州情不自禁问道。

“噗——”王杰希忍不住了,他呛到了。

这大概就是两人相见时的场景,喻文州恨不得把这一幕从脑海中移出去,太尴尬了!

幸好那天上午酒馆里就他俩,不然被人传出去还不得笑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

此后不知道为什么,王杰希总是来喝酒,而且每回都是要两杯啤酒。

喻文州心想:自家啤酒是最不好喝的啊?平常也没有什么人点,为什么呐?这位的口味还真特别。

“王先生又来了啊,这么巧。”喻文州笑道。

“嗯,路过。”王杰希望向喻文州,略一点头。然后,王杰希又开始专心致志地喝酒。

……

喻文州会和熟客聊聊天,他虽然话不算很多,但为人亲切,大家都愿意和他主动聊聊。

很显然,喻文州对王杰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但是王杰希太过高冷,使喻文州无从下手无法轻易接近。

喻文州的好友黄少天渐渐地发现了这件事,一天晚上,黄少天特别高兴,待打烊过后,把喻文州拉了过来问道:“诶,文州,你是不是对那个王大眼儿,有意思啊?!”

“少天,不要随便给人家起外号。”喻文州先是一愣,然后瞬间反应过来,对黄少天这样说道。

黄少天听罢笑个不停:“哈哈哈哈,你果然是对人家有意思啊!没想到啊,你居然会看上他。也罢也罢,看你每天都闷在屋里,倒不如多和他接触一下。”

喻文州听着,这话怎么这么不对呢?

“少天……”

黄少天突觉背后一凉。

“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认识王杰希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

“他叫王杰希,是近来到咱们蓝雨国做生意的赏金猎人,听说特别厉害,好像来自北方的微草国。他有一个搭档,那个人别看平常有点吊儿郎当的,也是个厉害的主。他还有好几个小徒弟……”黄少天的话萦绕在喻文州脑子里整整一晚了。

不过看样子王杰希是喜欢单独行动啊?喻文州仔细想了想。

既然了解得更多了,不如明天试着和他随便聊聊吧!于是,喻文州鼓起了勇气。

“老王,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?”第二天一大早,喻文州刚在自己惯常的位置坐下,就看到王杰希进来了,还有他的同伴们。

“三杯啤酒!”这回是王杰希的一位同伴喊的。

喻文州一看那人神气的表情,思忖到,这大概就是黄少天说的那人吧。

“我也要喝酒!”旁边一个小少年突然嚷了起来。

“我也想喝!”另一个少年也不甘示弱。

喻文州笑着走到王杰希面前,说道:“王先生,您和这位先生是这孩子的长辈么?本店按照规定不能给未成年人酒喝。”

王杰希回头瞥了那俩孩子两眼,说道:“听话。”然后王杰希转过身来,对喻文州说:“要三杯果汁,给他们。”

“师父啊,我们俩都快十八岁了,还不能喝酒啊!”最开始说话的那位少年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,向王杰希的同伴哀求道。

“就是啊,英杰还小,我俩嘛……还喝果汁?”另一位少年无奈地摊手。

“老王你也是哈,给他俩尝一点呗。”王杰希的同伴打圆场,又转向喻文州,“老板,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喻文州顿了顿,对王杰希说道:“王杰希先生,看来你的同伴不遵守规定,那恕我只能让你们离开了。”

王杰希听罢,霎时间眉头一凛:“方士谦,柏清,小别——”

方士谦白了王杰希一眼:“好了好了,就你最啰嗦了,老王。”说罢,方士谦再转身朝那两个少年嘀咕道:“你们师父生气了,可没好果子,听到没?”

然后,这五人都默默喝着自己的饮品,尤其是那两个少年,一声都不出了。

喻文州坐在那里聚精会神地读着书,他没发现的是,王杰希一直在默默注视着他。

“不好意思啊,喻老板。”待另外四人走到外面去时,王杰希收起他的手枪,戴上帽子,对喻文州郑重其事地说道。

喻文州脸上笑意更浓了:“没事没事,下次管好你的小徒弟啊,赏金猎人。”

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发愣的样子,莫名觉得有点可爱。

他只见王杰希慢慢腾腾地出了门,临走前还不忘回头看他一眼。

糟糕,少天说的似乎没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

喻文州渐渐和王杰希熟了起来,但是眼见着,王杰希来酒馆的次数越来越少了。

此后王杰希每次来,都是和方士谦还有他的徒弟一道。

“士谦,你明天带柏清走吧。”这日王杰希朝吃果盘吃得正开心的方士谦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什么意思啊?”方士谦懵了,“怎么,咱俩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,现在要赶我走?”

喻文州听到他俩争吵,很是不解,于是坐得稍稍靠近了他们些,细细听着。

“这张纸给你,回去好好看看。”王杰希从衣兜里取出一个小纸筒,抛给方士谦。

“英杰,今天晚上你别出门了,好好待在屋里。小别,今晚和我走一趟。”

高英杰放下手中的玻璃杯,乖巧地应了声是。

“师父,我们……去哪儿?”刘小别诧异地问道。

“我等下会告诉你的。”王杰希拍了下刘小别的肩,说道。

然后,王杰希又紧紧攥着方士谦的手好一会儿,还摸了摸袁柏清的头发,捏了把高英杰的脸。

喻文州看着,不知怎么的,心里竟生出一种莫名的滋味,既有些吃味,又有些空落落的。

不过,喻文州这种感觉很快就荡然无存了。

他看着王杰希还没付钱,就拉着刘小别离开了酒馆。

喻文州眉头一蹙,立马放下手中的书,跑到门口,拦下王杰希。

“王杰希,你是不是没有付钱?”喻文州笑着说道。

刘小别顿时十分紧张,他看了看喻文州的笑颜,又看了看王杰希,手足无措。

王杰希神色一变,拉着刘小别狂奔起来。

喻文州感觉更奇异了,王杰希显然不是这种吃霸王餐的人,但是他今天做的可都是骚操作啊?

眼见着方士谦和高英杰、袁柏清也从酒馆里走了出来。

“那个,喻老板。”方士谦笑着说道,“杰希说,把账记在他那儿,下次回来。”

“你们赏金猎人四处奔波的,下次还会再回来吗?”喻文州抱着臂,直言不讳道。

“……”方士谦一时间说不出话。

“方神,您不能替师父还酒钱吗?”高英杰,这个年纪最小的小少年走过去,拉了下方士谦的衣角。

“英杰啊,我的钱都在他那里呢……他管着我啊!”方士谦无奈地耸耸肩。

“不管怎样,既然王杰希走了,方先生都有权管一下还酒钱的事宜吧。”喻文州复而说道。

方士谦心一横,说道:“喻老板您可忒……行吧,那我给你写个欠条如何?再留一个我们微草的徽章,凭这个徽章就能找到我们。”

喻文州只得点点头,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

“靠有没有天理啊这个王杰希!文州你等着,我去找他决斗去!”黄少天听罢非常激动,眉毛都气歪了,说着说着还从腰间拔出一把西洋剑!

“黄少你冷静!”郑轩吓得一哆嗦,赶快把剑夺了过去。

“阿轩你和我一起去!真是的,欺负文州没有自家人啊?”

喻文州摆了下手,制止住了黄少天。

“少天你和王杰希很熟啊?”

“嗯……还可以吧,我经常找他PK。怎么啦?”

“那你……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吗?”喻文州思忖片刻,问道。

“具体的我也不知道,这家伙,每天都神神秘秘的。但是最近他的确有点不太对劲!还教我小心一点,小心酒馆里的客人。”黄少天挠挠头,回答道。

“嗯……我知道了。谢谢你啊,少天。天色也渐渐晚了,你和阿轩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喻文州笑着说道。

郑轩脸上露出了几分担忧的神色,但他还是点了点头,拉着黄少天一起走了。

“诶,文州你不用谢什么呀!”黄少天末了还疑惑地念叨了这么一句。“那行,我们就先回去啦!晚安!”

“晚安。”喻文州说道,但此时二人已经走远了,倒显得他这句话像是喃喃自语一般。

他回过身来,酒馆里灯光昏黄,台面上干干净净、一尘不染。他不禁叹了口气,走上前去把门锁好,然后关上灯,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。

喻文州思来想去仍是睡不着,他便点了夜灯,坐在桌前沉思。

难道王杰希其实是在帮助自己吗?似乎最近要有什么大事发生。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王杰希明明与自己素昧平生……

喻文州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,那个人围巾都歪了,外衣扣子也没扣好,就拽着一个半大小子一个劲儿地疯跑,又狼狈、又好笑。喻文州没有注意到,自己脸上不经意间浮上了笑容。

蓝雨国的夜晚总是闷闷的,还有些热。喻文州一直把窗关着,难免有些不透气,于是他打开窗子,打算吹吹风。

忽然,他听到“咔嗒”一声,警觉地往窗外一看,一个细小的银色钩子钩住了他的窗沿。喻文州神色一变,猛地向外一拨,但那钩子宛如蜘蛛的脚粘在蜘蛛网上那般,牢牢地锁在窗沿,压根动弹不得。

喻文州咬咬牙,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退到床边,在床底一摸,拿出一根手杖。

“别打,是我!”这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六

喻文州抑制着自己想说话的冲动。

他看着王杰希从窗外爬上来,收起那钩子,把窗户关严实。

这时,他才开口:“你先说。”

“看不出来啊!你还是个……”王杰希朝着喻文州手中精致的手杖笑了笑,“术士。”

“你先把钱还我。”喻文州把手杖缓缓放下,佯怒道。

“做生意的人都这么小气吗?”王杰希无奈道,一面从衣兜里掏出一些金币,递到喻文州面前,“够不够?”

喻文州接过金币,数了数,放在桌上,并未表示异议。

王杰希笑道:“这几日,你可要小心些。我们在你的酒馆发现一人,正是我们雇主要找的劫匪,此人心狠手辣,做事不留余地……”

“慢,”喻文州突然出言打断道,“王杰希,这与我又有什么相干呢?我不过是个开破酒馆的,也没多少闲钱,他犯不上找我这个无名小卒吧?”

“文州你说的不错,可是据我多年经验,他的一举一动,已是盯上蓝雨酒馆的重要表现。纵使不会轻易伤你,也请你为了安全着想,更为了你的朋友着想。”

“少天和阿轩他们更不容易被外人所伤。”

“……好吧,还是要小心为妙,我先走了。”

喻文州刚准备说“我去给你开正门”的时候,王杰希已把窗子打开,纵身一跃。

喻文州把窗户重新关好,还发现了一张小纸条,上面正是王杰希亲笔:“把窗关好,注意安全。”

“真是个怪人……”喻文州摇摇头,把纸条放在床头,然后拉开被子,不多时,便睡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七

这天,黄少天和郑轩一起来到蓝雨酒馆,两人说说笑笑的,很是开心。

“今天来得倒是齐啊。”喻文州见到好友格外开心,给他俩倒了两杯柠檬水。

“文州,刚刚我和黄少看到了一张单子,贴在要塞口的。”万万没想到,竟然是郑轩最先开的口。

“所以我们来陪你了!听说一个很凶险的犯人来到咱们这边了,我怕他对咱们酒馆有所企图!王大眼儿还真神了,他说最近有危险的,还真有。”黄少天说道,说罢喝了一大口柠檬水。

郑轩又说道:“我带了那种小型的弹药过来,黄少拿了他的冰雨。”

喻文州笑笑没说话。他暗自腹诽道:王杰希是受人之托,不然他怎么知道?

这时,有一个左脸颊带刀疤的男子走进酒馆,他把随身携带的盒子随意扔在离三人不远处的桌子上,说道:“老板,要一杯‘六星光牢’,再来一个果盘。”

刚刚那重重的拍打声引得黄少天一阵警觉,他回头瞥了那男子一眼。

“喔,好的。请稍等。”喻文州倒是没有任何表现,只是惯有的微笑,然后他就去吧台前忙活了。

郑轩看着黄少天好一会儿,但没说什么,只是用小拇指敲了敲黄少天的手背。

黄少天一反常态,什么话也没有说,他将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弯成一个圈,在郑轩眼前轻轻晃了一下。

那刀疤男一直用拳头轻轻敲着桌面,目不转睛,观察着喻文州是怎样调酒、切水果。

“您的‘六星光牢’,”喻文州把一杯调制好的鸡尾酒端到男子面前,笑着说道。

男子却没有接过酒杯,他只是紧紧握着酒杯的末端,还一面盯着喻文州看。

“先生?”喻文州似乎感受到之前王杰希对他说的话了,但是他依旧保持着镇静。

男子猛地站起身来,一把夺过酒杯,泼到喻文州身上。

黄少天蹭地站起身,迅速跑到男子身后,把剑抵在那人下颚处:“你想干什么?砸场子的?!”

郑轩此时已站到喻文州身前,顺手拿起桌上的纸巾,给喻文州轻轻擦去身上的酒渍。

那男子企图从黄少天怀里挣脱出来,但是动弹不得。

“我去,这家伙还挺重。阿轩你快来搭把手,我快坚持不住了啊!”黄少天一面顽力抵抗,一面喊道。

“不用了。”这时,从酒馆外传来一声枪响,还有一个熟悉的男声。

王杰希冲进酒馆,在他身旁的,是方士谦等人。

只见刘小别说时迟那时快,掏出一个绳套,圈在了刀疤男的身上。袁柏清绕到黄少天身边,和他一起紧紧围住了刀疤男,不松手。高英杰也过来了,他对黄少天笑了笑,示意要补上他的缺。

黄少天离开了刀疤男,一面叫嚷着:“靠,老王你来邀功的?!”

“什么邀功,本来就是分内的事。”王杰希白了黄少天一眼,又转向喻文州说:“后会有期,我们去把这人送到要塞口的通缉处了。”

喻文州还没等反应过来,王杰希一行人就押送着刀疤男走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八

“这位先生,您是否愿意前往我的母国一同旅行呢?”时隔一周,王杰希回到了蓝雨酒馆,他将帽子摘下,朝喻文州伸出了手。

喻文州笑得十分开心,他点点头,伸出自己的手,以示回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!

 

 


将这对新人送入洞房💚💙生生世世永不分离~

【王喻】夏日倦怠杂事

荣耀属于虫爹,欧欧西属于我
杰希十九岁生日快乐!要开心快乐!今年可以顺利吃鱼了诶嘿~
聊天体,杰希退役后文州尚未退役的设定,二人视角均有,短,一发完

文州男神:嘿艾瑞巴蒂~在吗?
时钦宝宝:??!!文州你被盗号了吗
时钦宝宝:你今天的画风很不对劲诶
新杰欧尼:别用这种元气满满的语气套路我们
文州男神:新杰,你还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呢【笑】
新杰欧尼:说,你最近看了多少轻小说。
文州男神:【我不是我没有.jpg】
时钦宝宝:我觉得他没看
时钦宝宝:是不是最近被某个人影响了?
新杰欧尼:那绝对不可能是少天
文州男神:你们为什么会这么熟练?【摸不着头脑.jpg】
时钦宝宝:是王杰希前辈吧。
新杰欧尼:虽然王杰希前辈是个很严肃的人,但是常有出人意料的想法。
时钦宝宝:文州你是不是和他闹矛盾了?你们进入到倦怠期了?
时钦宝宝:【是谁的小眼睛还没看老师.gif】
文州男神:我没有啊。【笑】
新杰欧尼:解释就是掩饰,你不用再掩饰了。【推眼镜】
时钦宝宝:我以为他会很宠你的!
文州男神:他……他确实很宠我啊!
新杰欧尼:……
新杰欧尼: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?别转弯抹角的了。
文州男神:好!那我说了
时钦宝宝:【吃瓜.gif】
文州男神:王杰希居然不吃我做的菜,生气
时钦宝宝:【此刻,一辆共享单车骑着一位靓仔路过.jpg】
时钦宝宝:可能北方人,你们口味不合吧
文州男神:他以前不这样的
文州男神:他以前连禾虫蒸蛋都吃的!
新杰欧尼:【好了你闭嘴吧.jpg】
新杰欧尼:这不挺好的吗?王队都敢于尝试这种猎奇的食物了
时钦宝宝:就是就是!新杰说的对,那个什么虫我俩一口都不会试的
时钦宝宝:而且,王队之前请你吃爆肚儿你都不吃呢
文州男神:【委屈巴巴.gif】
文州男神:我现在也能吃了!豆汁儿我都能喝了【哭】
文州男神:王杰希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狗了……【思考】
时钦宝宝:are you kidding me?!
新杰欧尼:王杰希前辈应该不会的,你不要乱想
时钦宝宝:文州你最近情绪不太对劲啊,你咋了【抱抱】
文州男神:还是时钦最爱我【星星眼】
新杰欧尼:你为什么不问问他原因呢?
新杰欧尼:他是不是那天胃口不好啊?
文州男神:我倒是想问啊,但那天他走了先啊,说是去出差,现在也没和我联系。
文州男神:他的衣服还有一套丢在我家。
文州男神:我爸妈带我妹妹去新加坡玩了,就剩我一个人了。
时钦宝宝:文州不哭不哭啊!
时钦宝宝:要不要我去广州找你玩
文州男神:算了【拉倒吧朕的大秦都亡了.jpg】
新杰欧尼:夏休期多给自己找点事做
新杰欧尼:他不是过段时间回来了嘛
时钦宝宝:嗯,比如找你们队员k歌?放松放松?!
时钦宝宝:诶,对了,说不定王杰希前辈想给你一个惊喜呢?
文州男神:噢,别说这个了。
文州男神:他生日快到了
文州男神:不知道送啥……还说他给我一个惊喜呢,我都没想好给他什么惊喜。
新杰欧尼:你以前送过什么?
文州男神:风筝、领带、戚风蛋糕……
文州男神:都很没有创意啊
时钦宝宝:怎么会没有创意啊
时钦宝宝:你送的他都应该喜欢吧
新杰欧尼:你想送什么都可以啊。
新杰欧尼:你问我们意见,但是你忘了?我们又不如你了解他。
时钦宝宝:文州你今晚好好睡一觉,就什么事都没有了
时钦宝宝:实在不行你把自己送他咯
新杰欧尼:多大点事。
新杰欧尼:可能你一个人待的久了有点烦了。
新杰欧尼:时钦说的很对。
新杰欧尼:小别胜新婚。
文州男神:【刘小别一脸懵逼.jpg】
文州男神:好了好了,知道了
时钦宝宝:【这才是乖崽.jpg】
新杰欧尼:【这才是乖崽.jpg】

治疗之神:王杰希人呢!
治疗之神:我知道你来了!
治疗之神:怎么不来找我!
治疗之神:一点都不尊敬前辈!
酷炫的刺客:??
酷炫的刺客:方神你
忠诚的骑士:咦,杰希来你那边了吗?出差?
忠诚的骑士:你怎么知道的?
乱飞的魔道:……
乱飞的魔道:方,士,谦
乱飞的魔道:【爸爸容忍你的小调皮.jpg】
治疗之神:王杰希你变了【冷漠】
乱飞的魔道:我一直都这样啊
乱飞的魔道:行,明天去看你
乱飞的魔道:怎么了一天天的,是不是在英国闲得长草了?
酷炫的刺客:emmm
忠诚的骑士:聪哥别见怪,他俩一直都这样【吃瓜.jpg】
酷炫的刺客:不是,我只是好奇为什么要把我拉到这个群
酷炫的刺客:天天看你们药家人打情骂俏?
治疗之神:杨聪同学请注意你的措辞,我好好活着不好吗,谁要和王杰希耍朋友啊
忠诚的骑士:其实就是方神太无聊了
忠诚的骑士:我们又是老王的同期的最好的朋友 治疗之神:怎么能只让王杰希一个人来聆听本治疗之神的教诲呢!当然还要叫上他的家属啊!
乱飞的魔道:【好了好了你可以滚了.jpg】
酷炫的刺客:噢,那叫上喻队不是更好吗
治疗之神:……
乱飞的魔道:文州都有他娘家人了
乱飞的魔道:虽然方士谦很不靠谱,不过我不是还有你们嘛
忠诚的骑士:老杨你明白了吧,我们是一家人
酷炫的刺客:啊对了,是不是六号是老王生日啊 治疗之神:是啊
忠诚的骑士:你是不是出来很久了,生日有什么计划啊
乱飞的魔道:不知道啊
乱飞的魔道:【令人头秃.jpg】
乱飞的魔道: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和文州讲话
乱飞的魔道:我好像惹他生气了
忠诚的骑士:心疼……
治疗之神:哈,你也有今天!【得意】
治疗之神:该,来了个比你更有心眼儿的人治你 酷炫的刺客:方神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哈
酷炫的刺客:你仔细回忆一下哪儿惹他生气了?喻队是个讲道理的人
忠诚的骑士:+10086
乱飞的魔道:我不知道啊
乱飞的魔道:我现在一和他发消息就发一些沙雕表情包 ,所以我现在没再和他讲话
乱飞的魔道:【累了倦了.jpg】
乱飞的魔道:而且,有的时候文州一点都不讲道理【委屈】
酷炫的刺客:不会吧?他人那么好还不讲道理吗? 忠诚的骑士:老杨这你就不懂了,情侣之间嘛,难免会发生矛盾的
治疗之神:就是就是,特别是王杰希这样的,相处起来多累啊
治疗之神:看来小杨还是单身呐【拍肩】
酷炫的刺客:噫呜呜噫
忠诚的骑士: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啊……你好好回忆一下
忠诚的骑士:老王你难道不想给你今年的生日留下愉快的回忆?
乱飞的魔道:啊,我想起来了
乱飞的魔道:那天我没吃他做的菜
乱飞的魔道:所以他就生气了?
治疗之神:该
治疗之神:小喻同志做的菜那么好吃你还不知足 治疗之神:那你给他陪个不是呗?大老爷们儿的 酷炫的刺客:不是,老王你为啥不吃人家做的菜啊 乱飞的魔道:其实那天我胃口不太好
乱飞的魔道:我就没怎么吃
乱飞的魔道:再加上他做的是奶黄包……我对这种食物接受不能啊【扶额】
忠诚的骑士:我也不喜欢吃这种食物……但你做的确实欠妥了,好歹吃一点,要么就直说
酷炫的刺客:我记得人家以前带你去吃虫你都吃的很开心【风景杀受到惊吓.gif】
酷炫的刺客:区区一个奶黄包,确实是……
忠诚的骑士:不过这样也不至于生气吧?
乱飞的魔道:啊,我出差前两天在山里
乱飞的魔道:没有信号
乱飞的魔道:估计是因为那两天没和他联系上……【死目】
治疗之神:那不怕
治疗之神:你生日那天请他去一个地方,就你俩,好好的
治疗之神:估计就没事了
酷炫的刺客:是啊,前几年你过生日不都是人家张罗的嘛
忠诚的骑士:你要是做一回东道主
乱飞的魔道:行
乱飞的魔道:我试试

      7月5日下午,王杰希乘坐的班机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降落。 一下机,打开手机,发现喻文州的消息:我昨天前两天从广州来的北京~明天请你去一个地方耍,好不好呀:-D

       王杰希笑了,回复到:真巧,我也有一个地方想带你去 今年王杰希的生日,两人依旧很开心呢,虽然有些小插曲。

      夏天很热,食物容易过期,心情也不易一直保持着平和稳定的状态,但是他们二人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,走得越来越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ps:风筝是去年生贺里文州送给杰希的生日礼物😂

特别篇完结惹。pick我们小江,然而没有截到他好看的图片~
伞哥真滴!那一刻我泪目😭永远的少年。
保留了吃冰淇淋的地方超开心的!
想要第二季😳

吾王尊好!(◦˙▽˙◦)爱你!我们微草最好的队长!
文州鼓掌保留了好评!👏
这个轩哥很帅呀!逢山太狂野了,卡和主人反差萌2333
ed很喜欢!还有糖糕和林大大、小周和天天的打斗的场景!
双儿配一帆还是那么好😍一帆本帆

Day30 觉得最悲伤的一个片段
大概就是《巅峰荣耀》里,那年春节,叶修和沐橙两个人在战队过的,他们去放了烟花,那一段既温馨,又难过。😭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结束啦!这个活动!谢谢粗眉酱和我一起做这个小推广! @混凝兔

Day29 最燃的一个片段
应该就是第八赛季全明星赛云秀和沐橙精彩的表现那段,文州还在想:今天姑娘们打得相当暴力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