荀千叶了个千叶

主全职,很杂食【全性向+一点洁癖+基本可拆不逆】慎fo,话废,但是很渴望有小伙伴来找我玩耍的!
吃很多热cp和冷cp!特别喜欢王喻了!王喻is RIO!
大本命我杰希
二本命我乐哥
三本命我锐锐
四本命我沐沐
头像来源于可爱的陆离太太~

【王喻】天堑无涯

Day58
荣耀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
第一次参加活动有点紧张,还请多多指教~
本文文州身世为私设,架空朝设定时间为明朝以后

  
  “醒了。”王杰希注视着眼前睡眼朦胧的白净青年缓缓地抬起头来。
    白净青年——蓝雨道观的道长喻文州正眯着双眼,雪白的臂膀皆露在外面,身上只是盖了一张薄衾。
   “困,再睡一下。”喻文州轻声嘟囔道。
   “起来罢!还没用早膳,又要赶路。”王杰希朝喻文州丢了这么一句,复而低声说道,“等会儿上了马车再睡如何?”
    喻文州迷迷糊糊地应了,向王杰希勾勾手。王杰希登时心领神会,将喻文州的衣物递给他。
   “我方才出去转了一会儿。”王杰希低下头朝喻文州说道,“话说你睡觉也太不老实了,这才过多久,肩膀就都露在外头了。你也不嫌吹了风肩窝子疼?”
    喻文州披上里衣,笑道:“你也太会操心了。何苦呢?”
   “彼此彼此。”王杰希也笑了,“一会儿要我帮你篦头发吗?”
   “不必了,我自己来罢。”喻文州转过身去拿枕边的篦子。
    这已经不是王杰希和喻文州第一次出游了,第一次大概是十年前,两人都还是少年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 话说这日微草堂众人皆在杭州城的一家邸店内休整,他们从京城南下处理药材中转之事暂时告一段落,过两日即将返程。
    现下正值卯牌时分,微草堂众人都已用过早膳,不是在饮酒闲谈就是在抹骨牌,唯有一位身着墨绿衣衫的少年坐在一旁呆呆地望着众人。
    微草堂掌柜林杰见少年无事可做,便唤他过去。
   “师父,什么事?”少年规规矩矩地站在林杰身旁问道。
   “杰希,我准你告一天假,出去转转罢。”林杰笑道,“你小孩子家的在这儿怪不自在。”
    王杰希——少年可以说是喜出望外了,他愣了一下,随即向林杰道谢。
   “掌柜的未免也太偏他了罢!”不远处一位名唤方士谦的年轻人忽然转过头回了这么一句。
   “操这心,抹你的骨牌罢!本儿还能捞回来吗?”林杰走过去笑着推了方士谦一把。
    王杰希走出邸店,沿着街道一直向前。这一路上不少新奇好玩的东西,看得他入了迷。就这样走走停停,不知不觉也饿了。于是他便拐进街边一家小饭馆。
    正值晌午,店内都坐满了。王杰希四处张望着,发现有一张桌子前只坐着两人,是两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小道士。这两人都生得极好,面前摆着几碟子冷荤,一个人谈笑不休,另一个话则较少,时而点头应和他的同伴。
    王杰希一见这二人心下忖度着:现在的僧道都这么放诞无礼了?但确乎没有其他坐席,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去询问是否可以坐在他们对面。 两个小道士倒是很爽快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 王杰希便坐下,招呼店小二,要了一碗清汤面。
   “哟,文州,你瞧瞧,这人吃的比我们还素。”话多的小道士对他的同伴说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王杰希默默无语:你们一道素菜都没有吃,吃的是全是荤菜!
   “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?在下黄少天。这位是喻文州。”那话多的小道士又发话了。
    王杰希无奈地看着黄少天,不知说些什么好,这小子的个性还真是……    
   “不妨用些?”另一位名唤喻文州的小道士正一面笑着望向他,一面用竹箸夹起一小块鸡肉,“味道还不错。”
   “不必了,多谢。”王杰希答道。 面还没有上来,这二人与他攀谈起来。王杰希得知他们是位于岭南的蓝雨道观的小道士,论年纪比他倒是要小一些,现在随师父魏琛来杭州城办事,今儿趁魏琛不在俩人一齐开溜了。
    原来是这个道观的人,不简单呐。王杰希暗暗想着。
  不久清汤面送过来了,他便迅速吃完了。他起身向两人告辞罢,走出小饭馆。
    王杰希继续向前走着,他现如今打算去西子湖畔看看。来杭州城不去西湖游玩可是说不过去的。
    这时,他发现不远处一个少年正朝他的方向走过来。
    蟹壳青的道袍太长太宽松,把少年的身段全部遮盖住了。头上并没有戴道冠,只是梳着寻常发式,就像任何一个未及弱冠之年的少年。
    细眉修眼,顾盼神飞,生得一副聪明相,却不锋芒外露,反倒观之可亲。这少年不是喻文州却是何人?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 “你也要去西湖吗?”喻文州已经站到他身边了,正笑着问道。
    这人就像是能猜透他的心思一般。 “是啊。你怎么一人?黄少天呢?”王杰希问道。看样子那两个小道士关系十分亲密,可现在就喻文州一人。怎么把他的同伴撇下了?
    喻文州又笑了:“少天他懒怠动,回去找我们师父去了。”
    于是二人结伴而行,一路上也是谈笑不断。喻文州谈吐极有分寸,性子又极好,很快就和王杰希熟络了不少。
   “你最想去哪里?”王杰希问道。西湖景观数不胜数,光是逛一天可逛不过来。所以得把最紧要的先看了。
   “你最想去哪里?”喻文州反而也这样问道。
    王杰希愣了一下,随即答道:“实不相瞒,我也不甚了解。”
   “看样子贤弟了解得远多过于我,既是这样,”王杰希复而说道,“不如你带我逛逛罢?”
    喻文州听罢,扑哧一笑。待他轻轻地把头上的发髻整理了一番,便认真答道:“此前我也就来逛过一回,也不甚相熟,还望王兄不要嫌弃。我们去那儿罢。”
    话音刚落,喻文州便拉着他的手朝斜前方奔去。
   “我们先快点过去看看,万一人多了,可就不好顽了。”
    王杰希就这样被拉着,一路带着跑。不知怎的,和喻文州之手握在一处,他的手凉凉的,不知怎的竟产生了别样的感觉,说不清、道不明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 正值初秋,杭州城热浪仍未全然散去。碧空澄澈,寻不见一丝一毫的白云。湖面风平浪静,不见一丝涟漪。只见不远处停着一叶小舟。 喻文州上前去,拨弄了一下船尾。
   “坐船?”王杰希问道。
   “没错。”喻文州轻声回道,“只是……该向谁租船好呢?”
   “现在才午时过半,怕是人都还在午睡罢。”王杰希想了片刻后说道。 于是二人找了个亭子先坐下。
   “以前就来过杭州?”王杰希问道。 
   “是,幼时随家父来过。”喻文州答道。 
    王杰希不觉怔住了。方才和喻文州闲谈,就觉得他气度不凡,言谈举止在他们这个年纪的少年中皆是不俗的。听他这么一说,看来应是官宦之家或书香门第的子弟,那怎么去做了道士?
    回过神来,且发现喻文州正望着他,眸子清亮如水。
   “王兄想知道什么不妨就说罢。”喻文州大大方方地说道。
   “……”王杰希一时无话,人家的私事总不好多问。他俩才刚刚认识多久啊!
   “你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去做道士罢。我本不是羊城人,家住潮阳,是当地的士绅,但我出生时家族运势已在走下坡路。十岁那年先妣见背,后因家道中落,与同族中一些长辈辗转流离于岭南各处。大概是两三年前赴广州府,来了蓝雨道观。”
   “家叔等人不允,但我以为,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了。家父早已往剑南一带四处寻求西宾之职,无法顾及我和弟妹,这两年一直是他们在照顾我们。”
    听罢此言,王杰希百感交集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回道:“实在抱歉……”
   “咳,这有什么抱歉的。喏,你瞧,”喻文州笑了笑,往远处一指,“那边好像是卖煮栗子的,我们去看看?”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 卖煮栗子的老大娘一面搅动着锅内的栗子一面问道:“两位是要加盐煮还是要加糖煮?”
   “加糖。”二人异口同声道。 过了一会儿,栗子煮好了,老大娘还放了许多甜香的桂花糖。 二人又回到了那个亭子内
   “真好吃,而且还应景。”王杰希才吃了一个,一面剥栗子壳一面赞叹道。
   “你也喜欢糖煮栗子?”喻文州听罢不觉笑了,“原以为北方人不喜欢吃甜东西的。”
   “还成。”王杰希也笑了,“况且糖煮栗子比我小时候常吃的八角盐煮栗子更香。”
   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,聊得十分投机,心中已有八分契合。
    过了一会儿,船家陆续来了,两人便快步上前去租了一叶小舟。
    二人泛舟西湖上,不多时到了湖心亭,便下船赏玩。
   “湖心亭要是冬天来更好,下过雪,在这亭子内一面饮热热的烧酒一面赏雪。”喻文州说道。“断桥残雪那时景致也好。”
   “听上去不错。”王杰希点头表示赞同,“这么一说,你难道也喜欢张宗子?”
   “是啊!”喻文州笑了,笑得分外动人,就是铁石心肠之人见了恐怕也会被打动罢!“张宗子实乃古今一奇人,无所不通的。”
    二人就这样在湖心亭内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,他们在亭子内赏玩罢便划船回到岸边。一瞧时候也不早了,只好道别,各自去往各自的住处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尾声
    王杰希做了个梦,他梦见初次与喻文州见面时两人泛舟湖上的场景。 虽然那天热了些,但少年人的心可不曾因为炎热而感到焦灼。
    湖面上泛舟看到的西湖比在堤岸上远眺时的还要秀丽几分!
   “发什么呆呢,杰希?”喻文州朝王杰希挥挥手。
    王杰希没有犹豫,紧紧握住了喻文州的手,没有松开。
   “没事,一会儿去吃白斩鸡?” “好啊!”
    马车飞快地在道路上奔驰着……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剧场【微草篇】
    微草堂内,一佩剑青年正要往外走,被一端着药盒的青年叫住了。
   “别哥,掌柜的啥时候回来啊?”袁柏清——也就是那端着药盒的青年问道。
   “这……就要看喻道长了。”刘小别——佩剑青年小声说道。
   “我师父刚刚说,如果掌柜的再不回来他就把医馆的事务全委托给我和天南星……”袁柏清泪流满面。
   “真可怜。”刘小别作为好友,分外同情地回应道,“不过掌柜的应该快回来了罢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小药房内】
   “方神,这是掌柜的寄给您的信。”一位身着湖水绿衣裙的姑娘递给方士谦书笺。
   “有劳柳丫头了。”方士谦接过书笺。
    那姓柳的姑娘略一点头,随即转身出去,把门顺手带上。
   “士谦,多谢!这几日真是有劳你了。明日大致就进京。” 方士谦长出一口气,这家伙可算要回来了,再不回来我就得罢工了!
    小药房的门忽然被推开,一个豆绿色的身影显现在方士谦眼前。
   “听说你想罢工?还想把事情都托给柏清?前辈,咱们算算罢?”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蓝雨篇】
   “文州你可算回来了你们去哪儿玩了?玩得好不好?王大眼要是敢欺负你他就死定了……”黄少天一面帮喻文州拎着行囊一面滔滔不绝。
   “少天,你少说些罢,也不嫌累。”喻文州笑着回应道。“这几天都有什么事?你给我理一理可好?”
   “最近事着实多,不过大事少零碎的事多。我就拣紧要的说罢!这第一综就是咱们蓝溪阁,大春他们寄了些东西过来,你一会儿去瞧瞧。第二综就是委托霸图押的镖,都谈妥了,韩文清和张新杰都答应了……”黄少天继续滔滔不绝道,“唉,弄这些真是太累了!”
   “有劳你了,少天,一会儿大家一起吃米粉去罢!你们要吃汤粉还是炒粉?我去联系一下店家。”
    两人不知不觉就走进了蓝雨道观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 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