荀千叶了个千叶

主全职,很杂食【全性向+一点洁癖+基本可拆不逆】慎fo,话废,但是很渴望有小伙伴来找我玩耍的!
吃很多热cp和冷cp!特别喜欢王喻了!王喻is RIO!
大本命我杰希
二本命我乐哥
三本命我锐锐
四本命我沐沐
头像来源于可爱的陆离太太~

【王喻】捞鱼记

童话向,不科学,ooc,慎入慎入!

“这条鱼我好像见过的。”王杰希细细端详着他拎在袋子里的火红大锦鲤,喃喃自语道。
火红大锦鲤在水中游着,愤怒地盯着眼前的大小眼男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喻文州觉得变成人形去接近王杰希简直是个错误。
这个名叫王杰希的魔道学者来自微草国,不知为何两个月前来蓝雨国的蓝雨湖边上定居了。每日在湖边不是看书就是喂鱼。
锦鲤精喻文州在湖里待着分外无聊,便化作人形,上岸观察这个外国人。
这个人好生奇怪,明明很暖和,却穿着厚厚的长袍。眼睛也好奇怪,一个大,一个更大。
不过看上去还挺好看的,要是能多笑一笑就好了。 喻文州这样想着,一面悄悄地坐到他身边。 “你是谁?”
王杰希发现身边多了一个青年男子,转过头问他。 “我叫喻文州,是一名术士。你呢?”喻文州朝他笑笑,宛如三月春风。
“我叫王杰希,来自微草国,是一名魔道学者。”王杰希合上手中厚厚的魔法书。
“你很喜欢我们蓝雨湖的鱼吗?”喻文州笑着问道,“每天都来喂鱼。” 王杰希答道:“不过是闲着无聊罢了。”
喻文州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,他暗自腹诽道:你投喂的鱼食也是很难吃,既然有这闲工夫不如好好调一下鱼食。
“你们蓝雨国也有魔道学者么?”这时王杰希突然问道。
“很少。”
王杰希自顾自地点点头。过了一会儿,王杰希向湖里投放了最后一波鱼食,对喻文州说:“我得回去了,回见。”
喻文州一直目送他远离湖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“我呸!微草国的人是不是都掉盐堆里了,做菜放盐不要钱吖!真难吃!”一条金色的鱼不停地吐槽,嘴边还吐出了一堆泡泡。
“黄少,其实你可以不吃的。”另一条淡蓝色的鱼见状忙劝慰道,“或许,我们可以吃点别的……”
“郑轩你觉得我们如果有别的吃的还会吃他做的吗?!”
喻文州安安静静地听着同伴们的话,决定上岸和王杰希谈一谈。 他和王杰希最近一直在谈天说地,还挺愉快的,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。他想着:你对鱼好是没错,但这样下去蓝雨湖内所有的鱼都会变成咸鱼干!湖里因为盐太多,浮游生物差不多都被咸死了,只剩下喻文州他们这群鱼精了。
喻文州再次化作人形,这次他身上穿的是一件深蓝的术士袍子,对着镜子看看,心满意足地上岸了。
“我们谈谈吧?”王杰希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突兀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王杰希吓得手里的书都掉了:“你这是怎么了,文州?”
“那天我偷偷尝了一下你做的鱼食,太咸了。”喻文州快速地答道,就像风掠过湖面。
王杰希无比尴尬:“呃,是吗?”
“我觉得你可以改善一下鱼食的口味,不然这里的鱼迟早都会变成咸鱼干的。”
“……”王杰希不知道怎样回答,低头沉思着。
“那么,我该怎么做呢?”王杰希很认真地望着喻文州的眼睛。
喻文州恢复了往日的温和情态,他把手轻轻搭在王杰希肩上,说:“方便去你家吗?”
王杰希家里都是书,堆得到处都是。还有很多烧瓶啊烧杯啊之类的玻璃器皿放在高高的架子上。
“你平常都是怎么做鱼食的?”喻文州好奇地问道。 王杰希没有回答,直接开始操作。他点燃了酒精灯,将其放置在铁架台的下方。上方是一个小坩埚,里面不知道煮着什么东西。
“这是什么?” “鱼喜欢吃的浮游生物捣成的粉,还有一些水晶盐。”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答道。
“嗯,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放盐了。”喻文州说道。 “好的。”王杰希不假思索地同意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渐渐的,蓝雨湖内恢复了往日的生机。鱼精们认可了新口味的鱼食,不知不觉中体重也增长了。 喻文州也很久没有上岸和王杰希聊天了,不是他不愿,而是王杰希有一周没有露面了。
此时王杰希躲在自己的小屋内,面对着一个硕大的水晶球。球面上出现了一位牧师打扮的青年的影像,那人正朝王杰希笑着。
“杰希。”那人开口了,“我的魔药什么时候能做好?”
“快了,前辈。”王杰希低声说道。 “你最好快一些,我们的经费不足以支撑你继续在蓝雨出差。”那人催促道。
“知道了。”王杰希回答道,然后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水晶球的球面,影像迅速消失了。
王杰希打开手边抽屉,取出一个渔网。
蓝雨湖畔,风平浪静。 鱼们在湖内自由自在地畅游着,嬉戏着,湖面上一道一道的波纹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美丽。
突然湖面上驶入一只小船,一张大网撒下,鱼们惊慌失措,迅速逃窜。 喻文州奋力向前游着,却不知为何使不上力气。眼见着那网子罩在他身上,就像有魔力一般把他吸住了,令他动弹不得。
其他的鱼们奋力呼喊着他的名字,其中几条鱼甚至用自己的身体去冲撞那渔网,然而于事无补。
最终喻文州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了起来,扔进了一个装满水的袋子中,他透过这袋子,看到了一对大小眼正望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喻文州身陷“囹圄”——一个很大的玻璃鱼缸。
这个王杰希绝对不是人类,不过他抓我做什么?喻文州开动了所有的脑细胞却想不出原因。
这天喻文州发现王杰希正盯着自己,不禁身子一颤:“你想干什么?”
“做魔药。”王杰希很爽快地答道,一点都不矫揉造作。
喻文州都要怒了,好歹自己也是修炼了八百年的锦鲤精加蓝雨国资深术士,从没听过哪个国家的人是用鱼做魔药的!
王杰希不再去湖畔投喂鱼食了,当然他也没有给喻文州食物。他每天用小坩埚灼烧一些奇奇怪怪的原材料,就是不管喻文州的死活。
而喻文州被抓以后元力大伤,因此每日都在鱼缸里静养,顺便观察着王杰希的动向。
一日喻文州觉得自己终于可以逃离这个小鱼缸了,他摇身一变,恢复了人形。
此时正值午夜,王杰希正在隔壁的屋内睡觉。喻文州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外,准备好好报复王杰希一番。 就在这时,王杰希醒了,他翻身起床,喻文州见状迅速躲到角落里。
“别闹了。”王杰希轻声唤道。“文州,你来吧。” 喻文州远远地站在那边不肯过去。
王杰希拿上了自己放在床边的扫把,拉开灯,大踏步走向喻文州。
喻文州生气地往后退,准备开门要跑。
为时已晚。
王杰希把他又拽了回来,拉进屋内,顺手把灯拉上。 第二天早上,喻文州觉得腰很痛,他费力地从床上坐起来,披上衣服。
王杰希早已起床,他手中拿着一个弧形玻璃器皿,装着满满的魔药粉末。
“我们走吧。”王杰希向喻文州伸出手。
喻文州没有拒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尾声
王杰希骑着扫把,载着喻文州三天三夜回到了微草国。 王杰希的弟子们万分惊讶。
“来,叫师娘。”
原来,王杰希和他的弟子们都是草药精,每日晒晒太阳就好了。
至于那魔药,是前辈方士谦托他做的给孩子们增加营养的无机盐。
而来蓝雨只是这位王不留行精寻找稀有材料的一个借口,他早就听闻蓝雨国的水族生得十分水秀了。

评论(6)

热度(61)